雾霭

  无论社会生活有多么不可理解,我感到自豪的是,我曾经参与了艰苦卓绝、坎坷不平、然而崇高的争取我的祖国人的自由的斗争。

是的,乡愁

我的乡愁啊! 这早已 显露原形的烦心事。 我反正到哪都一样—— 在任何地方都孤零零, 

美麗島

婆娑無邊的太平洋  懷報著自由的土地 溫暖的陽光照耀著  照耀著高山和田園

Not about Bruce

“When there is freedom from mechanical conditioning, there is simplicity. The classical man is just a bundle of routine, ideas […]

说起智利

说起智利,林达立刻想到的是聂鲁达。难怪这她仍然在教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