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marajiva

我忽然想起鳩摩羅什大師,他在一千六百年前留下的許多漢譯佛經( 如《金剛經》 ),被我們傳誦至今,成為漢傳佛教的根本要典。鳩摩羅什大師的父親雖是印度貴族,但他的母親是龜茲國王的妹妹,而且他生在龜茲長在龜茲,成年後還在龜茲弘法利生,乃不折不扣的龜茲人。龜茲就是現在新疆的庫車,若按今天的族群觀點看,鳩摩羅什大師其實是個維吾爾人。他的模樣,應該就像電視裏的「暴徒」,就像那些被人打倒在地的小販。如果他活在今天,我們該看到他的那一種身份呢?

认同

(1) 建立 而不是 接受

A peculiar “sameness”

Perry wrote: “Although “identity” is not familiar in Chinese, the term “alienation” has been widely used in the 1980s to […]

Collective Identity: An angel

Linking ICT to Social Movements: The emergence of the self as a reflexive project. an ongoing process of the shaping […]

From Pound Hall

In this world: everything is published information by collective writing. She asked: what type of information gets published?

Different Perspectives on Civil Society

For Gramnsci, civil society is formed by a series of “apparatuses,” such as the Churches, unions, parties, cooperatives, civic associations, […]

未来

这个时刻 你又听到了诗人的声音   “走那伟大的,梦想家的路 背着行囊,沿着海岸线 我要到我的家乡去,我的家乡在未来。”

虚拟身份-Virtual Identities

身份(identity)这个概念,一个重要的源起是传播理论中的“象征互动观” (symbolic interactionism Perspective),由Erving Goffman等发展而来. 这个学派的一些基本假设包括:转播经由创造共享的明显的象征符号而发生;自我是经过传播而建构;社会活动通过角色扮演的过程才成为可能。或者说:我们是他人的产物。 在公共的虚拟空间,身份是怎样被建构的呢?  网络给了那些边缘化的群体以声音,对于残疾人,新移民或者极权统治下的独立知识分子,网上社区的建立就格外地重要。而这些声音和虚拟社区的总和可以帮助这些边缘化的人们在现有的权力社会结构下重新谈判与建构身份。 在这重新(通过虚拟空间)建构身份的过程中,原有的身份也被转换了。重要问题是:这样的身份转换,究竟是增强了,还是消弱了这些群体的社会责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