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

清新而又凉爽的晨风升起 鸽群带着洁白的哨音向远方飞去 初春的早晨,最早跌落的星星 草叶上的露珠,打湿早行人的脚步 远方转动着一支千孔魔笛 路与路直通心曲 牧神的仪队青青 初春的三月 沙岸刻画过你的足印 河流鉴照过你的倩影 悠远的笛声,悠远的道路 (久久地,穿过蓝色细雨 有人同行) 有一些忧烦飘起 有一些激流的源头 有一些相随的脚印 有一些悄然入梦的人 是翱翔在青空中的鸟你尽情地飞啊 是悠游于河水里的鱼你快乐地游 一切勇敢,骄傲都属于19岁 […]

心愿

现在,我们该走了 那帆影已经去远 水面传来了钟声 遥远的追求伴着起伏的道路 (不知不觉,又是一岁匆匆) 干完最后一杯酒 我们又要启程

到冬天的湖边去

道路起伏我们也起伏 车轮飞奔我们也飞奔 朦朦胧胧穿过晓雾与晨光 遥遥迢迢向往湖水和树林 那一轮太阳又大又亮 凛凛吹来冬天的风 湖水是我的梦白雪是你的心 星星是我的灯月亮是你的琴 永远是一大群一大群欢乐的儿女 跋涉途中到处有淡泊名利的知音 沿着红枫树燃烧的路标 我们从夜走到晨我们从春走到冬 在湖畔我们燃起篝火 阳光那样明亮湖面那样静 湖水那样苍茫白鸥那样轻 唱一首青春的纯朴的歌 跳一支热烈的旋转的舞 干一杯风尘仆仆祝福的酒 让我看着你的眼睛 道路起伏我们也起伏 […]

美丽的话

在那如水的星光下 你说出那句美丽的话 夜,飘在你的肩上 那一痕月色如梦如纱 一道清泉悄然漫起 拨动流水的琴弦 溅起轻轻的浪花 哦,那句美丽的话 是的我们都是星星 有自己的位置 自己的光华 其实我们都是太阳 在同一个星座 举着生命的火把 并以纯洁的辉光 相互照耀 古典的美,人情深处 是心灵永恒的家 不要忘记 那句美丽的话 […]

圆号响起的时候

《?!》(第一句用升调?) 那么,这是真的 你将等待我 等我篮里的种子都播撒 等我将迷路的野蜂送回家 等船篷、村舍、厂棚 点起小油灯和火把 等我阅读一扇扇明亮或黯淡的窗口 与明亮或黯淡的灵魂说完话 等大道变成歌曲 等爱情走到阳光下 当宽阔的银河冲开我们 你还要耐心等我 扎一只忠诚的小木筏 那么,这是真的 你再不会变卦 即使我柔软的双手已经皲裂 腮上消退了娇嫩的红霞 即使我的笛子吹出血来 而冰雪并不因此融化 […]

Aut inveniam viam aut faciam

“我只知道我们所作的一些解释往往太缺乏深思熟虑了,以至比乱说一气还糟糕;我们的措词不过是我们无知的标记。”

老虎滩

久久地 听 海

内在的相变

地下室 冰镇果汁 临界指数和 重整化群

在宝鸡

晨光熹微 渭水 秦岭之上 星空

让我们一起仰望星空

让我们一起仰望星空 让大地和沉睡的世界 在我们身下延展 深蓝色的天鹅绒上 缀满莲花般的星座 无形的花瓣 晶莹的露水在闪光 每一滴露珠都是一个遥远的世界 在向我们无声地张望